許渾

許渾(約791~約858),字用晦(一作仲晦),唐代詩人,潤州丹陽(今江蘇丹陽)人。晚唐最具影響力的詩人之一,其一生不作古詩,專攻律體;題材以懷古、田園詩為佳,藝術則以偶對整密、詩律純熟為特色。唯詩中多描寫水、雨之景,后人擬之與詩圣杜甫齊名,并以“許渾千首詩,杜甫一生愁”評價之。成年后移家京口(今江蘇鎮江)丁卯澗,以丁卯名其詩集,后人因稱“許丁卯”。許詩誤入杜牧集者甚多。代表作有《咸陽城東樓》。? 495篇詩文

生平

  許渾(約791~約858),字用晦,一作仲晦,祖籍安州安陸(今湖北安陸),寓居潤州(今江蘇鎮江)。武后朝宰相許圉師六世孫。文宗大和六年(832)進士及第,先后任當涂、太平令,因病免。大中年間入為監察御史,因病乞歸,后復出仕,任潤州司馬。歷虞部員外郎,轉睦、郢二州刺史。晚年歸潤州丁卯橋村舍閑居,自編詩集,曰《丁卯集》。其詩皆近體,五七律尤多,句法圓熟工穩,聲調平仄自成一格,即所謂“丁卯體”。詩多寫“水”,故有“許渾千首濕”之諷。

文學評價

  從總體上說,許渾缺乏對現實的自覺關注與剛健高朗的性格,追尋曠逸閑適、逃避社會的思想在他詩中顯得更特出。所以,盡管他也寫過不少詠史詩,如“荒臺麋鹿爭新草,空苑鳧鶩占淺莎”(《姑蘇懷古》),“行殿有基荒薺合,陵園無主野棠開”(《凌歊臺》)之類,但他在嘆息的同時并沒有批判意味,而是情緒更偏于消沉,一味哀嘆歲華變遷,給人以灰暗的感覺。也正因為如此,他更大量地寫的是消極恬退的閑適詩。

  從藝術角度來看,正因為他反復詠嘆個人境遇和描寫閑適的生活,詩的內容很單調,雖然技巧嫻熟,意境卻容易重復。像“扣舷灘鳥沒,移棹草蟲鳴”(《送同年崔先輩》),“魚沉秋水靜,鳥宿暮山空”(《憶長洲》),這種以鳥禽蟲魚來點綴的句子單獨地看還不錯,寫多了就成了俗套,后人所謂“許渾千首濕”(《苕溪漁隱叢話》引《桐江詩話》)的說法,就是對他總是重復地用“水”、“雨”之類景物構成詩境的諷刺。

詩作特色

  許渾以登臨懷古見長。名篇如《咸陽城東樓》、《金陵懷古》、《故洛城》、《途中寒食》、《凌□臺》,追撫山河陳跡,俯仰古今興廢,頗有蒼涼悲慨之致。但往往限于傷今吊古,別無深意,讀多難免有落套之感。其宦游、寄酬、傷逝諸作,亦時有佳句,如“馬上折殘江北柳,舟中開盡嶺南花”(《暮宿東溪》),“兩巖花落夜風急,一徑草荒春雨多”(《鄭秀才東歸憑達家書》),都能在寫景中托寓情思,婉麗可諷。而意境淺狹,氣格卑弱,是其通病。另外,許渾是《清明》一詩的作者,由于南唐編《千家詩》時出錯,導致《清明》一詩的作者至今仍誤傳為杜牧,在此改正。

  其詩現存 500首左右,無一首古體。近體以五、七言律詩居多,圓穩工整,屬對精切,致有“聲律之熟,無如渾者”(田雯《古歡堂集·雜著》)的贊語。 但也有人批評他“專對偶”、“工有余而味不足”(方回《瀛奎律髓》)。一般說來,他的警句常出現在第二聯,如“溪云初起日沉閣(一作“谷”),山雨欲來風滿樓”(《咸陽城東樓》)、“水聲東去市朝變,山勢北來宮殿高”(《故洛城》),而到后半篇往往流于平沓,各首間句意也時見復出。他喜歡將律句三字尾的聲調改為“仄平仄”對“平仄平”,以顯示拗峭變化,為后人所仿效,稱作“丁卯句法”。

  《丁卯集》2卷,有明汲古閣刻本及《四部叢刊》影印的影宋寫本。涵芬樓影印宋蜀刻本,題名《許用晦文集》,多拾遺2卷?!短圃姲倜胰繁舅?,則于正集2卷外,有續集1卷,續補1卷、集外遺詩1卷,較為完備?!度圃姟肺鰹?1卷,有相當數量詩篇與杜牧及他人詩作重見互出。事跡見《唐詩紀事》、《唐才子傳》。

許渾的詩文

咸陽城東樓 / 咸陽城西樓晚眺

唐代許渾

一上高城萬里愁,蒹葭楊柳似汀洲。
溪云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鳥下綠蕪秦苑夕,蟬鳴黃葉漢宮秋。
行人莫問當年事,故國東來渭水流。
初中古詩    寫景    吊古傷今    感慨    感懷    

謝亭送別

唐代許渾

勞歌一曲解行舟,紅葉青山水急流。
日暮酒醒人已遠,滿天風雨下西樓。
送別    寫景    抒情    

塞下曲

唐代許渾

夜戰桑乾北,秦兵半不歸。
朝來有鄉信,猶自寄寒衣。
邊塞    戰爭    同情    

秋日赴闕題潼關驛樓 / 行次潼關逢魏扶東歸

唐代許渾

紅葉晚蕭蕭,長亭酒一瓢。
殘云歸太華,疏雨過中條。
樹色隨山迥,河聲入海遙。
帝鄉明日到,猶自夢漁樵。
唐詩三百首    寫景    送別    

金陵懷古

唐代許渾

玉樹歌殘王氣終,景陽兵合戍樓空。
松楸遠近千官冢,禾黍高低六代宮。
石燕拂云晴亦雨,江豚吹浪夜還風。
英雄一去豪華盡,惟有青山似洛中。
登高    寫景    詠史懷古    

早秋三首·其一

唐代許渾

遙夜泛清瑟,西風生翠蘿。
殘螢棲玉露,早雁拂金河。
高樹曉還密,遠山晴更多。
淮南一葉下,自覺洞庭波。
唐詩三百首    秋天    寫景    

客有卜居不遂薄游汧隴因題

唐代許渾

海燕西飛白日斜,天門遙望五侯家。
樓臺深鎖無人到,落盡東風第一花。
寫景    諷刺    

途經秦始皇墓

唐代許渾

龍盤虎踞樹層層,勢入浮云亦是崩。
一種青山秋草里,路人唯拜漢文陵。
懷古    寫人    

登洛陽故城

唐代許渾

禾黍離離半野蒿,昔人城此豈知勞?
水聲東去市朝變,山勢北來宮殿高。
鴉噪暮云歸古堞,雁迷寒雨下空壕。
可憐緱嶺登仙子,猶自吹笙醉碧桃。
登高    寫景    抒情    

早秋三首

唐代許渾

遙夜泛清瑟,西風生翠蘿。
殘螢委玉露,早雁拂銀河。
高樹曉還密,遠山晴更多。
淮南一葉下,自覺老煙波。

一葉下前墀,淮南人已悲。
蹉跎青漢望,迢遞白云期。
老信相如渴,貧憂曼倩饑。
生公與園吏,何處是吾師?

薊北雁猶遠,淮南人已悲。
殘桃間墮井,新菊亦侵籬。
書劍豈相誤,琴樽聊自持。
西齋風雨夜,更有詠貧詩。

秋天    寫景    抒情    孤寂    無奈    
湖南红中麻将下载安装 新浪棋牌电脑版 免费三肖必中特 安徽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三个骰子大小玩法规则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天结果今天晚上 银河棋牌游戏官方网k 福彩双色球 贵阳川麻将 星空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pc蛋蛋软件下载 一码大公开免费送73期 排列五势图综合版走势图 1.10nba篮网雄鹿迅雷 深圳风采2020008 上海11选5一定牛走势 天天爰海南麻将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