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合

  姚合,陜州硤石人。生卒年均不詳,約唐文宗太和中前后在世。以詩名。登元和十一年(公元八一六年)進士第。初授武功主簿,人因稱為姚武功。調富平、萬年尉。寶歷中,(公元八二六年左右)歷監察御史,戶部員外郎。出任荊、杭二州刺史。后為給事中,陜、虢觀察使。與馬戴、費冠卿、殷堯藩、張籍游,李頻師事之。詩與賈島齊名,號稱“姚、賈”。仕終秘書監。合著有詩集十卷,《新唐書藝文志》及選王維、祖詠等十八人詩,為極玄集一卷,又摭古人詩聯,敘其措意,各有體要,撰詩例一卷,(均《唐才子傳》)并傳于世。? 486篇詩文

生平

  姚合晚年編了本唐人詩集,取名為《極玄集》,選的是王維、祖詠、李端、耿湋、盧綸、司空曙、錢起、郎士元、暢當、韓翃、皇甫曾、李嘉祐、皇甫冉、朱放、嚴維、劉長卿、靈一、法振、皎然、清江、戴叔綸,共計21人,近百首詩,且在自序中說:“此皆詩家射雕手也/合于眾集中更選其極玄者/庶免后來之非”云云,既無李/杜/元/白,也無孟/韓/劉/柳,可見在姚合眼里,“李/杜/元/白/孟/韓/劉/柳”等落選者是不夠“極玄”標準的。

  “玄”這個字,本義為深奧、神妙,源于《老子》“玄之又玄/眾妙之門”語。觀姚合所選人,確也大都持澹泊人生態度;所選詩,說“玄”雖牽強些,但也幾無脾氣,淡之如水。從這個集子的遴選主張,我們似乎瞥見了些許姚合的人生觀與詩歌觀, 《唐才子傳》評他“皆平淡之氣”,就詩而言,是有道理的。但在仕途上,事實卻很難理解為澹泊,雖說他在作品中反復表露著自己從未全心全意地為官,且滿腦子是閑居山林、耕釣退隱思想,但他又能一直做到從三品的秘書監,恐非偶然。

  姚合與賈島同歲,也生于大歷十四年(779年)?!短撇抛觽鳌氛f他是玄宗時宰相姚崇的曾孫,這個認定是錯的。清末羅振玉在《李公夫人吳興姚氏墓志跋》中經考證得出,“算”為元景子,“閈”為元景孫,“合”為元景曾孫??芍系脑娓甘且υ?,歷任朝散大夫/行司農寺丞/宗正少卿;其祖父是姚算,歷任鄢陵縣令/汝州司馬;其父是姚閈,歷任相州-臨河縣令/贈太子右庶子。墓志上所記的吳興,就是今天的浙江/湖州,也該是姚合的籍貫。

  38歲前,姚合究竟落過多少次第,不知道。他曾寫過一首《下第》詩,表述的是自己無顏回鄉見父老鄰里的羞窘心理----“枉為鄉里舉、射鵠藝渾疏、歸路羞人問、春城賃舍居、閉門辭雜客、開篋讀生書、以此投知己、還因勝自余”。元和十一年(816年)他終于及第,恐也得自于時任主考官、后又很快升任為宰相的李逢吉的照顧。姚合及第后曾給內兄郭冏寫有一詩,其中便有“相府執文柄/念其心專精/薄藝不退辱/特列為門生”的句子,可看出那時他曾被李逢吉收作過門生,閱卷時給個高分就很自然了。但姚合似乎沒有料到自己還能中第,以至于驚訝遠遠要勝于高興,正所謂“事出自非意/喜常少于驚”也。

  進士及第大約兩年后,姚合被授予正九品下階的陜西/武功縣主簿,也就是說,姚合的仕途生涯,是從四十歲才開始的。主簿這個官,乃文職,主要負責記錄本縣日常所發生的大事以及縣署各類文書等。我們今天所看到的“縣志”便是由歷代主簿記錄整理后傳下來的,中國的地方史,多虧有這些默默作記錄的主簿,雖是最底層的小官吏,貢獻卻通過日積月累顯現出重大價值。當然,一個縣,大事是不可能天天有的,所以主簿相對還是很閑,有的是時間寫自己的詩、喝自己的酒、養自己的花、種自己的小菜園……也大可以東走走西逛逛,只要不出縣境。唐代的州縣官員,若不因公事而去了別的縣,則被視為“私出界”,即使是刺史、縣令,也要受到“杖一百”的懲罰。

  姚合從一開始做官,就表現得三心二意,且抱著隱居的態度。在《武功縣中作三十首》的詩里,他第一首的第一句便現出“縣去帝城遠/為官與隱齊”的思想;第二首里則又說“方拙天然性/為官是事疏……養身成好事/此外更空虛”;第九首則曰“到官無別事/種得滿庭莎”;第十七首則曰“每旬常乞假/隔月探支錢”(連工資都懶得沒月去領了);第二十二首則曰“養生宜縣僻/說品喜官微”。第三首我以為則是他這組詩的代表,也充分表露了他四十歲時的閑逸人生觀----

  微官如馬足,只是在泥塵。到處貧隨我,終年老趁人。

  簿書銷眼力,杯酒耗心神。早作歸休計,深居養此身。剛一為官,就心存退隱,這樣的人也真不多見。所以聞一多先生說他是在“小廨署里…做一種陰黯情調的五言律詩”,不像白居易那樣“在改良社會的大纛下…對社會泣訴著他們那各階層中病態的小悲劇”。但我以為,這僅僅是詩而已,姚合真正的人生歷程,與詩卻是不同的,讓我們來看看他的官運吧!

  在武功縣,姚合整整呆了三年,所謂“主印三年坐、山居百事休”,秩滿后暫時卸了任。在《罷武功縣將入城》二詩中,他那無官一身輕的欣喜躍然紙上,不知是說給別人聽的還是真不愿意做事,因為沒多久,他就又到了魏博節度使幕府中做隨軍從事。那時的魏博節度使是田弘正,身上的頭銜及爵號很多,諸如光祿大夫/檢校司徒/中書令/上柱國/沂國公等,從姚合所寫的《酬光祿田卿六韻見寄》一詩中可知,他到魏博節度使幕府,是受田弘正之邀。田弘正雖也寫詩,但還不能算詩人,畢竟掛著節度使的官銜,主業是領軍守土,平定叛亂。與一幫軍人為伍日子,姚合在詩中表現的仍然是三心二意----“每日尋兵籍/經年別酒徒/眼疼長不校/肺病且還無/僮仆驚衣窄/親情覺語粗/幾時得歸去/依舊作山夫”……田弘正在魏博節度使任上蘸了還沒一年的糖堆兒,就換成了一個叫李愬的;李愬也還是不足一年,就又換成了田布,田布依舊不足一年,反被手下的牙將史憲誠奪了帥印。而我們的姚詩人呢,朝廷看那里太亂,就把他調到富平縣做從九品上階的縣尉去了。不久后,再調他到京城直轄的萬年縣任從八品下階的縣尉。

  大約在48歲時,姚合被調回長安,任正八品上階的監察御史。50歲時再升任從七品上階的侍御史。52歲任從六品上階的戶部員外郎。53歲時則調出京城,任正四品上階的金州刺史。54至55歲再回長安,任從五品上階的刑部朗中與戶部郎中。56歲時則調出京城,赴浙江任從三品的杭州刺史。三年后,三回長安,任正四品下階的右諫議大夫。又一年,兼給事中。又一年,轉正四品的陜虢觀察使。他62歲時所任的最后一個官職則是從三品的秘書監??此氖斯偈?,雖開始于四十歲以后,但走得很穩,差不多平均兩年就升遷一次,且從未遭過貶,這其中一定是有秘訣的。

  查他所結交的五品以上朝廷大員,有崔附馬、李太尉(李德裕)、楊尚書(楊巨源)、鄭尚書(鄭余慶)、裴宰相(裴度)、令狐宰相(令狐楚)、田中書令(田弘正)、白少傅、(白居易)、劉郎中(劉禹錫)、韓祭酒(韓愈)、張司業(張籍)……這些人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也還有更多方方面面的官員,至少在其詩中便可看出與他有往來。當然,從另一個角度揣測,姚合或許脾氣不錯,也不有意樹敵,更不冒進?!度莆摹份d李商隱所寫的《與陶進士書》中曾記錄,當年李商隱任弘農縣尉,得罪了上司孫簡(時任陜虢觀察使),便想辭官一走了之;正巧姚合接替了孫簡,聽說此事后,就立刻又把李商隱叫了回來,可見他的厚道(或許也摻雜了對李商隱詩文才華的好感罷)。

  姚合詩,確以五律見長。晚唐時的張為在《詩人主客圖》里也第一次將“姚/賈”并稱,把他與賈島捏在一起,歸入“清奇雅正”的詩格中。宋人劉克莊也說姚合的詩,得了杜甫的“清雅”;趙紫芝還將姚/賈兩人的詩,合編了一冊《二妙集》。而元人辛文房則從姚合的詩中看出“有達人之大觀”,也不是虛言。我是很喜歡姚合詩的,也覺得他與賈島還是有很大不同,至少他的寫作“不使勁/不雕刻/無怨氣/也不苦”,讀了讓人松心。是啊,其實誰在人間都有自己的苦處,總掛在嘴邊叫人聽,也不舒服,所以姚合很明白要自己“找樂”,正所謂“天下誰無病/人間樂是禪”(見姚合《寄默然上人》詩)。

  他拿寫詩,我以為多半是當玩兒,在自然中找找感覺,在詞語里玩玩智巧;做官之余,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如此心態寫來,當然也就達觀??次迓?,我覺得最要緊也最過癮的,是看“頷/頸”兩聯,姚合寫的很好看,我在下面列幾句,喜歡的人可以用書法寫下來當對聯掛在屋里,是最好的應用----

  “世上詩難得/林中酒更高”;“家山去城遠/日月在船多”
  “縱馬唯提酒/防身不要兵”;“過來心已悟/未到行彌精”
  “書多筆漸重/睡少枕常新”;“愛山閑臥久/在世此心稀”
  “秋卷多為好/時名屈更肥”;“山靜云初白/枝高果漸稀”
  “不眠知夢妄/無號免人呼”;“林下期同去/人間共是勞”
  “海上歸難遂/人間事盡虛”;“看月嫌松密/垂綸愛水深”
  “上山方覺老/過寺暫忘愁”;“逢酒嫌杯淺/尋書怕字稠”
  “詩情生酒里/心事在山邊”;“有地惟栽竹/無家不養鵝”

  姚合卒于秘書監的任上,死后朝廷又追贈他為禮部尚書。他的弟子詩僧方干寫了一首《哭姚監》的七律,引于后,算是對其一生的評價吧----寒空此夜落文星,星落文留萬古名。入室幾人成弟子,為儒是處哭先生。家無諫草逢明代,國有遺篇續正聲。曉向平原陳葬禮,悲風吹雨濕銘旌。

介紹

  姚合(776~842)中國唐代杰出詩人,字大凝,祖籍吳興(今浙江省湖州市),陜州(今河南陜縣)人,出自大名鼎鼎的吳興姚氏,唐代名相姚崇曾侄孫。元和十一年(816)進士,授武功主簿。歷任監察御史,金、杭二州刺史、刑部郎中、給事中等職,終秘書少監。世稱姚武功,其詩派稱武功體。姚合在當時詩名很盛,與賈島友善,詩亦相近,然較賈略平淺,世稱姚賈。擅長五律,以幽折清峭見長,善于摹寫自然景物及蕭條官況,時有佳句。但風格題材較單調,刻畫景物較瑣細。其詩曾為南宋永嘉四靈及江湖派詩人所師法。今傳《姚少監詩集》10卷,另編有《極玄集》。

  姚合在當時詩名很盛,交游甚廣,與劉禹錫、李紳、張籍、王建、楊巨源、馬戴、李群玉等都有往來唱酬。明代胡震亨評論他的詩說:"洗濯既凈,挺拔欲高。得趣于浪仙之僻,而運以爽亮;取材于籍、建之淺,而媚以□芬。"殆兼同時數子,巧撮其長者。但體似尖小,味亦微□。故品局中駟耳。"( 《唐音癸簽》 )其詩對后世有一定影響,曾為南宋"永嘉四靈"(見"四靈體")及江湖派詩人所師法。今傳《姚少監詩集》10卷,通行有明代汲古閣刻本及《四部叢刊》影印明鈔本。另編選有《極玄集》,收入《唐人選唐詩(十種)》。事跡見新、舊《唐書》本傳。

姚合的詩文

閑居

唐代姚合

不自識疏鄙,終年住在城。
過門無馬跡,滿宅是蟬聲。
帶病吟雖苦,休官夢已清。
何當學禪觀,依止古先生?
初夏    生活    

秋夜月中登天壇

唐代姚合

秋蟾流異彩,齋潔上壇行。天近星辰大,山深世界清。
仙飆石上起,海日夜中明。何計長來此,閑眠過一生。
秋天    愿望    

老馬

唐代姚合

臥來扶不起,唯向主人嘶。
惆悵東郊道,秋來雨作泥。
寫馬    惆悵    

詠雪

唐代姚合

愁云殘臘下陽臺,混卻乾坤六出開。與月交光呈瑞色,
共花爭艷傍寒梅。飛隨郢客歌聲遠,散逐宮娥舞袖回。
其那知音不相見,剡溪乘興為君來。

迎春

唐代姚合

半年留醉待花開,曉去迎春夜始回。風暖慢行尋曲水,
天晴遠望立高臺。亦知無處將詩請,唯得終朝把酒催。
今日柳條全弄色,游人相伴看春來。

和元八郎中秋居

唐代姚合

圣代無為化,郎中似散仙。晚眠隨客醉,夜坐學僧禪。
酒用林花釀,茶將野水煎。人生知此味,獨恨少因緣。

夏夜

唐代姚合

閑齋深夜靜,獨坐又閑行。密樹月籠影,疏籬水隔聲。
斷猿時叫谷,棲鳥每搖檉。寂寞求名士,誰知此夕情。

武功縣中作三十首(一作武功縣閑居)

唐代姚合

縣去帝城遠,為官與隱齊。馬隨山鹿放,雞雜野禽棲。
繞舍惟藤架,侵階是藥畦。更師嵇叔夜,不擬作書題。
方拙天然性,為官是事疏。惟尋向山路,不寄入城書。
因病多收藥,緣餐學釣魚。養身成好事,此外更空虛。
微官如馬足,只是在泥塵。到處貧隨我,終年老趁人。
簿書銷眼力,杯酒耗心神。早作歸休計,深居養此身。
簿書多不會,薄俸亦難銷。醉臥慵開眼,閑行懶系腰。
移花兼蝶至,買石得云饒。且自心中樂,從他笑寂寥。
曉鐘驚睡覺,事事便相關。小市柴薪貴,貧家砧杵閑。
讀書多旋忘,賒酒數空還。長羨劉伶輩,高眠出世間。
性疏常愛臥,親故笑悠悠??v出多攜枕,因衙始裹頭。
上山方覺老,過寺暫忘愁。三考千馀日,低腰不擬休。
客至皆相笑,詩書滿臥床。愛閑求病假,因醉棄官方。
鬢發寒唯短,衣衫瘦漸長。自嫌多檢束,不似舊來狂。
一日看除目,終年損道心。山宜沖雪上,詩好帶風吟。
野客嫌知印,家人笑買琴。只應隨分過,已是錯彌深。
鄰里皆相愛,門開數見過。秋涼送客遠,夜靜詠詩多。
就架題書目,尋欄記藥窠。到官無別事,種得滿庭莎。
窮達天應與,人間事莫論。微官長似客,遠縣豈勝村。
竟日多無食,連宵不閉門。齋心調筆硯,唯寫五千言。
縣僻仍牢落,游人到便回。路當邊地去,村入郭門來。
酒戶愁偏長,詩情病不開??稍眯±?,恐謂踏青苔。
自下青山路,三年著綠衣。官卑食肉僭,才短事人非。
野客教長醉,高僧勸早歸。不知何計是,免與本心違。
月出方能起,庭前看種莎。吏來山鳥散,酒熟野人過。
岐路荒城少,煙霞遠岫多。同官數相引,下馬上西坡。
作吏荒城里,窮愁欲不勝。病多唯識藥,年老漸親僧。
夢覺空堂月,詩成滿硯冰。故人多得路,寂寞不相稱。
誰念東山客,棲棲守印床。何年得事盡,終日逐人忙。
醉臥誰知叫,閑書不著行。人間長檢束,與此豈相當。
朝朝眉不展,多病怕逢迎。引水遠通澗,壘山高過城。
秋燈照樹色,寒雨落池聲。好是吟詩夜,披衣坐到明。
簿籍誰能問,風寒趁早眠。每旬常乞假,隔月探支錢。
還往嫌詩僻,親情怪酒顛。謀身須上計,終久是歸田。
閉門風雨里,落葉與階齊。野客嫌杯小,山翁喜枕低。
聽琴知道性,尋藥得詩題。誰更能騎馬,閑行只杖藜。
腥膻都不食,稍稍覺神清。夜犬因風吠,鄰雞帶雨鳴。
守官常臥病,學道別稱名。小有洞中路,誰能引我行。
宦名渾不計,酒熟且開封。晴月銷燈色,寒天挫筆鋒。
驚禽時并起,閑客數相逢。舊國蕭條思,青山隔幾重。
假日多無事,誰知我獨忙。移山入縣宅,種竹上城墻。
驚蝶遺花蕊,游蜂帶蜜香。唯愁明早出,端坐吏人旁。
門外青山路,因循自不歸。養生宜縣僻,說品喜官微。
凈愛山僧飯,閑披野客衣。誰憐幽谷鳥,不解入城飛。
一官無限日,愁悶欲何如。掃舍驚巢燕,尋方落壁魚。
從僧乞凈水,憑客報閑書。白發誰能鑷,年來四十馀。
朝朝門不閉,長似在山時。賓客抽書讀,兒童斫竹騎。
久貧還易老,多病懶能醫。道友應相怪,休官日已遲。
戚戚常無思,循資格上官。閑人得事晚,常骨覓仙難。
醉臥疑身病,貧居覺道寬。新詩久不寫,自算少人看。
漫作容身計,今知拙有馀。青衫迎驛使,白發憶山居。
道友憐蔬食,吏人嫌草書。須為長久事,歸去自耕鋤。
主印三年坐,山居百事休。焚香開敕庫,踏月上城樓。
飲酒多成病,吟詩易長愁。殷勤問漁者,暫借手中鉤。
長憶青山下,深居遂性情。壘階溪石凈,燒竹灶煙輕。
點筆圖云勢,彈琴學鳥聲。今朝知縣印,夢里百憂生。
自知狂僻性,吏事固相疏。只是看山立,無嫌出縣居。
印朱沾墨硯,戶籍雜經書。月俸尋常請,無妨乏斗儲。
作吏無能事,為文舊致功。詩標八病外,心落百憂中。
拜別登朝客,歸依煉藥翁。不知還往內,誰與此心同。

楊柳枝詞五首

唐代姚合

黃金絲掛粉墻頭,動似顛狂靜似愁。
游客見時心自醉,無因得見謝家樓。
葉葉如眉翠色濃,黃鶯偏戀語從容。
橋邊陌上無人識,雨濕煙和思萬重。
江上東西離別饒,舊條折盡折新條。
亦知春色人將去,猶勝狂風取次飄。
二月楊花觸處飛,悠悠漠漠自東西。
謝家詠雪徒相比,吹落庭前便作泥。
江亭楊柳折還垂,月照深黃幾樹絲。
見說隋堤枯已盡,年年行客怪春遲。

杏溪十首。楓林堰

唐代姚合

森森楓樹林,護此石門堰。杏堤數里馀,楓影覆亦遍。
鸕鶿與釣童,質異同所愿。
湖南红中麻将下载安装 大唐麻将下载山西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天津11选5只能在天津买吗 东北麻将的玩法图解 闲逸麻将群湖南群 单机炸金花下载 老奇人精选16码期期中 江苏快三遗漏号查询 排列5选号绝招 钱龙捕鱼到底怎么赢钱 免费下载河北麻将和安装 沈阳棋牌麻将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群 广西快三怎么玩 时时彩下载 05年火箭vs太阳